快捷搜索:  

再见,红其拉甫

原标题:再【见】,红其拉甫

老兵裴涛最【后】【一】次描红界碑。

巡逻官兵骑【着】军马【在】边防线【上】巡逻。

【下】士叶斯波力抱【着】军犬,蹚【过】冰冷刺骨【的】河水。

翻越红其拉甫达坂【时】风【大】雪急,官兵手拉手艰难攀爬。

巡逻官兵徒步向点位挺【进】。

巡逻官兵【在】【前】哨班【前】向【国】旗庄严宣誓。

11月21,帕米尔高原气温降至零【下】20摄氏度,货币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,奉命【对】7号界碑执【行】巡逻任务。

【这】【是】【一】次例【行】巡逻,但【对】【于】裴涛、丁文涛、杨亚超、周林平4名老兵【来】【说】,却【有】【着】非【同】寻常【的】意义——【他】【们】【不】久【就】【要】脱【下】军装退伍返乡,【这】将【是】【他】【们】【的】最【后】【一】次巡逻。

【上】午10【时】45【分】,巡逻队骑【着】军马踏【上】征程。蹚冰河、穿乱石、翻达坂,【道】路越走越险,山【上】滚落【的】碎石随处【可】【见】。海拔突破4800米【后】,风雪交加,官兵【们】只【能】【下】马徒步【行】【进】,稍【有】【不】慎【就】【有】坠【下】悬崖【的】危险。“【大】【家】注意,脚【下】踩实!”带队干【部】朱兆北【不】【时】提醒【大】【家】注意安危。翻越达坂【时】,战士吴迪脚【下】【没】踩稳,差点滑【下】山坡。【上】士裴涛【和】【中】士杨亚超眼疾手快,【一】【把】抓住【了】吴迪【的】衣服……

走【着】走【着】,【天】气转晴,阳光照射【在】雪【地】【上】,非常刺眼。

【下】午3【时】30【分】,巡逻队终【于】【到】达7号界碑。“亲爱【的】界碑,【我】【又】【来】【了】,让【我】最【后】【一】次【为】【你】描红吧!”寒风【中】,戍边已【经】12载【的】裴涛,【用】颤抖【的】手【在】界碑【上】描写【着】“祖【国】”【二】字,泪水【不】知【不】觉滑落。

“【看】云彩,【看】云彩,光秃秃【的】哨【所】【也】【有】乐趣【在】……”【经】【过】艰难跋涉,官兵顺利完【成】巡逻任务,唱【着】歌回【到】【前】哨班。【面】【对】五星红旗,巡逻官兵庄严宣誓,几名老兵举【起】【的】右手久久【不】愿放【下】……

巡逻,官兵,界碑,边防,描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